历史
一人之下 > 神隐 > 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百三十章(1 / 1)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未渡劫化神的又何止我一人。”华殊的目光落在凤隐身上,“凤皇可降世为神,难道我便不能?”

“本皇未渡劫?”凤隐眉微挑,迎上华殊挑衅的目光,眼底透出一抹追忆和深意,“你又怎知本皇未曾渡过劫?”

华殊和众仙为凤隐话中的深意一愣,尚未及反应,凤隐已经一步踏上前朗声道:“华殊,先不论你这一身古怪的灵力从何而来,天帝之争你冒然重伤三位仙尊,意欲为何?”她的目光朝九宫塔外望去,在孔雀王的方向顿了顿,复又道:“这是你一人之意,还是整个孔雀族的意愿?”

此话一出,众仙面带愤怒朝孔雀王望去,孔雀王仍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众仙心底异样,便要喝问孔雀王,尚来不及开口,九宫塔里昆仑老祖的声音已然响起。

“华殊上尊。”昆仑老祖抬眼望向御座旁的华殊,声音沉沉,他顿了许久,才问:“上尊这一身灵力可是魔族功法?”

昆仑老祖话音一落,众仙皆惊,华殊兀然色变,怒道:“老祖这是何意,难道本尊能入神,便只有修炼魔力这一途不成?”

昆仑老祖见华殊否认,叹了口气:“华殊上尊,魔族是消失三界已久,但三万年前我曾于南海斩杀一低等魔族,其所用灵力和你刚刚伤我和御风上尊的同出一源,三界内修仙修妖都需渡劫,唯有魔族不用,你未渡劫而化神,不是修炼魔力,又是什么?”

华殊眸色一沉,未料到昆仑老祖竟和魔族打过交道,她一出手便被瞧了出来。她心知如今既被看破便再无隐瞒的可能,淡淡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众仙听得华殊并不否认,皆勃然色变,唯有凤隐和炎火眼底并无波动。

昆仑老祖亦是一样神色沉重,看向华殊,“你身为天宫五尊,怎可修炼魔族功法……?”

“修炼魔族功法又如何,魔族久不现于世,不过区区功法,有何不可修行的。”她的目光落在凤隐身上:“天帝和凤皇勾结妖族,戕害我仙族,我若不修习魔族功法入神,如何敌得过天帝和凤皇,为澜沣上君讨个公道!”

华殊这一声悲愤而凄怒,让众仙神色震惊,大家对望一眼,着实不明华殊这一句从何而来。

“华殊,天帝陛下和凤皇一心为我仙族,你岂可中伤两位陛下!”一直盘腿而坐调养内息的御风上尊猛然而起,怒声看向华殊,连一声“上尊”也不再唤她。

华殊不为所动,看着御风眼底现出一抹冷意,“天帝和凤皇一心为了仙族?真是笑话,这千年她们一个为了复活死了几千年的情人置整个仙界于不顾隐居北海,一个得天之幸降世为神不过短短数月,她们两个为仙族做了什么?我的澜沣代凤染矜矜业业守着天宫千年,那妖狐害死他铁罪如山,就因为凤染和常沁交好,她们竟要为妖皇洗脱罪名……”华殊的目光在御风面上扫过,愤而望向九宫塔外的漫天仙人:“我若不成神,谁为他讨回公道!”

数月前元启上神寿宴上,大泽山青衣仙君和鹰族宴爽公主力证鸿奕是受魔族所控才犯下大泽山错事,引得众仙纷纷猜测澜沣上君之死也是暗藏隐情,因着华殊和澜沣的关系,从未有人在她面前道过是非,却不想她仍是听见了这些猜测,此时众仙见华殊如此悲愤,一时都有些惭愧,更心里生出些许动摇来。

华殊上尊如此言之凿凿,难道天帝真的为了和先代狐王的情谊而混淆当年是非,故意为妖皇洗除罪名不成?

凤染生性狂放,向来视仙律如无物,和常沁交好又是众所周知的事儿,澜沣代掌天宫的千年确实深得人心,此时华殊说一句为了澜沣的公道修炼魔力,一时倒真无人忍心责备于她。

凤隐倒未想到会从华殊口中听到这些话,她迎上华殊悲愤的眼,想到那深埋天宫深处的真相,瞳中染上复杂和怜悯。

原以为华殊一生汲汲于权力和名声,想不到她待澜沣竟有真心。但不论她所求为何,亦不能将一身污名泼在师君身上。

“华殊,澜沣上君若是仙魂有灵,怕是不愿受你这口口声声为他的公道正义。”凤隐拦住神色不愤的御风上尊,手微抬神力涌动缓缓向半空飞去,和御座旁的华殊目光齐平。

“你胡说什么?”华殊勃然色变,指向凤隐,“你不过仗着火凤凰的神脉一步登天,这世间任何劫难你都未受,所有功德你都未造,你有什么资格来定澜沣的公道!连凤染都要受天雷之火才能晋位为神,你一步登天,谁知道你的神力从何而来,你指责本尊修炼魔力,说不定你那一身神力来的更龌龊蹊跷!”

“你说本皇所有劫难都未受?”华殊满是恶意的指责中,凤隐看向她,一双墨黑的凤眸冰冷而深沉,她于虚空中一步一步朝华殊走去,望着她眼底卷起滔天骇浪。

千年前就是在这青龙台上,她一身是伤伏跪在地,惶然无依的受了华殊道道诸命的六道天雷!

华殊撞上凤隐眼底的杀意,心底一颤兀然一退。

凤皇这双眼、这双眼怎会这般熟悉,竟像极了当年那个低等卑贱的水凝兽……

华殊深埋心底千年的旧事涌上眉间,心底那荒谬的念头还未及生出,凤隐挺在御座数步开外,望着她终于开了口:“华殊,不知剔仙骨,除仙籍,七道天雷加身,百世人间轮回,千载冤屈骂名,在你眼里,算不算得上劫难?”

凤隐一双凤瞳静静落在华殊身上,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深沉而凛冽,“说起来,本皇这一身神力,无尊神位,还是你亲手所赐。”

凤隐声音清澈,朗震九天,众仙尚未及听懂凤皇话中深意,华殊已神情大变,猛退一步,避凤隐如洪水猛兽,抬手指向凤隐,“你是,你是……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她,她只是个卑贱的水凝兽,你怎么可能是她!”

“我怎么不能是她。”凤隐眼底没有一丝波澜,“华殊,六道诸命天雷,不过区区千年,你忘了,本皇可没有忘。你想要澜沣的公道,本皇今日就还你一个澜沣的公道。”

凤皇声音朗朗,落在塔内四人和九宫塔外众仙耳中,听出端倪的仙君们神色震惊,眼底皆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凤皇难道、难道竟是当年那亡于罗刹地的大泽山女君不成?澜沣上君的死到底有什么隐情,当年的阿音女君究竟知道什么?

塔外众仙心底想法刚生,欲听凤皇再言,恰在这时,数道黑沉的灵力突然聚在半空,霎那间从天而降落在青龙台四周,化成牢笼将台边众仙死死围住。其中一道最浑厚的灵力落在御座上,竟一击就将天帝凤染劈得粉碎。

天帝死了?就这样被这来历不明的灵力给劈死了!?

众仙眼底尽是震惊荒谬之色,尚来不及惊呼,牢笼上恐怖的灵力吞吐着火舌把众仙朝牢笼中间逼去。

众仙慌乱不安间欲以仙力破开牢笼,却在触上牢笼的一瞬被那暗沉的黑气所伤,黑气沾染之处仙骨腐化,竟用仙力治疗不得。

“魔气!”当即便有仙人骇然惊呼,眼底现出恐惧来。

三界能吞噬仙力的只有魔力!魔族消失世间已久,九重天宫里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魔族?不仅悄无声息入了天宫一招劈死天帝,还能在顷刻间将所有上仙困在此处!

“若想活命,就老实在里面呆着。”冰冷的声音从牢笼上空传来,一团黑气裹着一个人影立在其中,那身形声音都让众仙极为熟悉。

“孔雀王!”有几位天宫上仙定眼一看,待确定了那黑气的身份,怒而喝道:“你居然也修炼的魔力,你身为堂堂仙王,竟堕入魔道,残害天帝诛杀仙袍,你妄为仙族!”

那上仙话音还未落,一道魔力透过牢笼兀然落在他身上,那上仙惨呼一声,立时倒在地目眦欲裂,大口鲜血从口中涌出,仙灵散了个干净!

不过顷刻间,黑雾便笼罩了整个天宫,屹立三界六万载的仙族圣地九重天宫,被笼上了挥散不去的阴影。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八千里路

玖月晞
跨越八年,跋涉八千里,一个男孩对女孩最深沉的暗恋。孟昀有些生气,她觉得陈樾喜欢她不如她喜欢他多。她不知道,陈樾暗恋了她八年。(同学重逢记,大小姐VS穷小子)他和她相隔大半个中国,从上海到云南,来回八千里路。三天不吵架皮痒型坏脾气炸毛怪VS腼腆寡言嘴拙型实干家行动派;男主、女主双视角;八千里路昀和樾
最新小说: 离婚 猫城记 烧纸 难道我是神 鹿川有许多粪 病娇春 小乖崽[重生] 牛天赐传 影后是我心尖宠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