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神隐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1 / 2)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到底是少年心性,怕被丢下,这一日阿音早早起了床,揣着青衣摸黑送来的点心守在了山门口。

古晋走来的时候,远远看见她托着下巴望向石阶下的云海,纤弱的身影倒映在初阳下,有些单薄而可怜的味道。

当初弱弱小小的水凝兽不过几年已经长成了少女。古晋护崽子的豪情顿生,心底想着既然带着幼兽踏上了寻找凤隐魂魄的路途,便要好好护她万全。

早就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阿音转了转眼珠,一咕噜回头,正好仰头望见身后立着的古晋,她嘴唇张了张,期期艾艾半晌硬是憋不出一句话,只把怀里揣着的布包打开,手伸出递向他,有些讨好又别扭的模样,“咯,吃不吃?青衣一清早给我送的绿豆糕,还是热的。”

阿音见他没动,脸上露出沮丧,肩膀一塌,眼朝青石地板看去。

古晋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眼底现出柔软的温情。他在阿音头上摸了摸,脚一跨坐在了石阶上,伸手从她手中挑了一块绿豆糕吃下,笑声温淳而清澈,“青衣倒是心疼你这个师姑,怎么没瞧着他给我送绿豆糕?”

阿音连忙捧着布包递到古晋面前,急急道:“哎呀,阿晋,他给我送也一样,都是你的,都是你的。”

古晋又挑了一块,朝阿音的方向推了推,“吃吧,趁着热,吃了咱们好下山。”

阿音眼一亮,“阿晋,你愿意带我下山了?”

古晋挑了挑眉,“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带你去了?”

“这几日你都没怎么理我。”阿音声音低了低,“我以为你不想带我去了。”

古晋捏了捏她的脸,“就你这个丫头想的多,前路未知,还不知道这一路上会遇到什么呢,这几天我都跟着两位师兄学习仙阵剑法用来防身。刚刚去你的院子没瞧见人我就想着你肯定守在这了。”

阿音扭过头小声开口:“阿晋,那天我不是故意为难华姝公主的,遮天伞是师尊给你留的护身法宝,我怕你要是送给了她,将来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古晋大力在阿音头上揉了揉,“知道知道,我都知道,我没有怪你。咱们家阿音最是懂事体贴了。”

阿音这才笑了起来,她从地上蹦起朝石阶下走去,“好啦,天都亮了,咱们出发吧。”她走了两步转头问:“阿晋,遮天伞你没忘记带上吧?这可是咱们保命的家伙。”

古晋眼底顿了顿才朝她颔首,“放心吧,我带上了。不过咱们走之前要先去个地方。”

“去哪?”阿音仰头。

“山脚下的泉眼池,这几日正好是醉玉露酿好的时间,我给你盛一壶,一路上好解渴。”古晋边走边回。这几年古晋年岁渐长,已经不像小时候一般贪杯,但因着阿音喜欢醉玉露,他仍有收集此酿的习惯。

“对哦,醉玉露要酿好啦。”阿音在石阶上蹦蹦跳跳,嚷嚷着:“可是阿晋,一壶怎么够啦?”

“我带的是乾坤壶,足够装半池子了。”古晋瞧着石阶太多,一时半会下不去,牵过阿音的手朝山脚飞去。

转眼便到山脚,阿音拿着乾坤壶蹲在泉眼旁装醉玉露。古晋盘腿坐在一旁,半晌,他朝山涧的方向望了望,突然开口问:“阿音,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阿音摇头,一片茫然,“没有啊,什么声音?”

“没什么。”古晋若有所思,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待阿音盛好醉玉露,他朝山里的方向走去,“我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叫我一样,咱们去瞧瞧。”

阿音一听这话,浑身打了个激灵,“阿晋,我怎么没听见,咱们大泽山不会是闹鬼了吧!”她说着躲在古晋身后,拉着他的衣角亦步亦趋,一副“我好怕怕”的模样。

古晋由得她插诨打科,领着她朝山内走去。

半柱香后,两人停在一座约有丈宽的空冢面前。阿音望着空空如也的空冢,满脸疑惑。

“阿晋,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很多年前上古带着古晋来过这里,当时碧波什么都瞧不见,如今阿音也一样。古晋却能看到当年古帝剑的混沌之力在剑冢里幻化而成的无数把断剑。剑冢里的混沌之力经过这些年蕴养,比当年更加浑厚,每一把断剑都露出锋利的剑芒。

“阿音,这里是一座剑冢,只是你瞧不见。我小时候母亲曾经带我来过这里。”古晋声音里现出一抹追忆。“当年还有一小团灵气快要化形了,过了这么些年也不知道它怎么样了,也许早就化形成人离开这里了吧……”

古晋边说边感慨,一旁的阿音望着空荡荡的只有幽风吹过的巨大空冢完全一副见鬼了你有毛病该治了的荒唐表情。

“阿晋,你说啥呢?这就是一座空冢啊,哪里是剑冢,你眼睛出毛病了吧,不信我跳给你看。”阿音说着眨了眨眼就朝面前的空冢跳去。

“阿音!”阿音说跳就跳,剑冢里插着的断剑泛出森寒的剑芒,古晋拉之不及,骇得心跳都停了下来,利喝一声跟着朝剑冢里跳去。

古晋骤变的脸色和大喝声感染了阿音,她模糊的感觉到空冢里有一股强大的神力将她吸进,但以她的灵力根本无法御仙力飞行。后背冰冷的触感袭来,她惊恐地闭上眼,一股凉意直逼心底,千钧一发,触到剑尖的一瞬她被拢进一个温暖的怀抱朝空冢外飞去。

脚重新落在地上,阿音睁开眼,古晋正满脸怒容地看着她,脸色微白眼底满是担心。

“阿、阿晋。”她哆嗦着开口,正准备认错,低头瞧见古晋右手上一道极浅的剑痕,几滴鲜血溅落在地,显然是刚刚为了救她被划伤的。

“阿晋,你受伤了!”阿音惊呼一声,就要看他的伤口,却被古晋满不在乎地躲开。

“没事,一点小伤。”他正准备教训阿音几句,一旁的空冢里却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两人抬眼看去。

萦绕在空冢上空的雾气散开,从古晋溅落鲜血的地方开始,一点点现出了剑冢中数万年来从不曾被人见过的成千上百把断剑。

“阿晋,这里真的是一座剑冢!”

阿音睁大眼,看着雾气化成一圈圈涟漪朝剑冢四周散去,恰在此时,一股浑厚的神力从山脉各处逸出,呼啸而来聚拢在剑冢上空,那团神力默默地注视着两人的方向。

古晋轻咦一声,朝那团神力望去,“是你,这么多年了,你居然还在大泽山修行。”

当年上古的古帝剑落在大泽山,无意中创造了这座剑冢,剑冢经过上万年沉淀,自主衍生了拥有混沌之力的剑灵。数年前上古带古晋来大泽山为东华祝寿,也曾见过这股神力,当时上古念在它修行不易,便没有将它取回古帝剑里锻造。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八千里路

玖月晞
跨越八年,跋涉八千里,一个男孩对女孩最深沉的暗恋。孟昀有些生气,她觉得陈樾喜欢她不如她喜欢他多。她不知道,陈樾暗恋了她八年。(同学重逢记,大小姐VS穷小子)他和她相隔大半个中国,从上海到云南,来回八千里路。三天不吵架皮痒型坏脾气炸毛怪VS腼腆寡言嘴拙型实干家行动派;男主、女主双视角;八千里路昀和樾
最新小说: 离婚 猫城记 烧纸 难道我是神 鹿川有许多粪 病娇春 小乖崽[重生] 牛天赐传 影后是我心尖宠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