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神隐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1 / 3)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咚咚咚……仙童敲响石阶上的古钟,天帝凤染和凤族长老伴着钟声自内岛踏云而来,联袂落于广场高位之上。天帝这些年积威甚重,众仙忙起身见礼,在天帝落座后重新坐下。

钟声停,余音缭绕千里,众仙静待天帝启声开席,却见天帝抬首望向东方。

恰在此时,万马奔腾之声自空中遥遥而来。众仙一惊,抬眼望去,天际蔓延的火烧云翻腾成海,兀地,热浪破开,四匹身裹烈火的玄灵妖马脚踏火云出现在众仙眼前。

一女子手握缰绳,迎风而立,驾着马车破开云海直奔凤皇殿而来。

银狐深紫战袍,玄灵妖马战车,席卷天际的浓煞妖气……众仙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相信妖界稳坐第二把交椅的妖狐族首领常沁居然真会出现在梧桐岛,还出场得如此拉风和到位。

众仙还未来得及为妖界的妖皇陛下叹一声,瞅见自家陛下容光焕发神采飞扬的脸,默默把这声叹息噎了回去,他们和那位森鸿陛下,受的待遇其实也没啥区别。

三界里有两件板上钉钉的事儿,一是仙妖两族过去现在将来的水火之势,而是天帝陛下和这位常沁妖君风吹不动雷劈不散的友谊。

算了,今日是个喜庆日子,两界又和平了百来年,仙族怏怏气度,何必小气。在仙君们的自我宽慰下,常沁已近到凤皇殿广场上空,她将玄灵妖马战车挥至一旁,领着几个侍从乘云而来。

“陛下,凤隐这娃娃出来没,我来的不算迟吧!”利落的女声在广场上响起,常沁径直朝凤染为她早早备下的席位走去,行走间还偷空和几位资格老的仙君打了个招呼。

凤染孩童之时常沁就已名闻三界,她资格顶老,如今又是妖界第二人,身份贵重,虽仙妖芥蒂颇深,被她见礼的仙君们也一一还了礼。

“倒也不算太迟,不过你的信使早你三日入岛,这几日你做什么去了?”常沁一身煞气,浑不似个喜洋洋贺寿的,反倒像历经一场大战归来。

“在东海遇见几头九头蛇兴风作浪,一时手痒就给砍了。”

众仙倒吸一口凉气,九头蛇这种群居的上古凶兽,还只有几百年前被化身清穆的白玦真神砍了几只,如今敢惹它们的人可不多,难怪常沁迟了三日。

常沁笑吟吟朝东海龙王瞅了一眼,“在敖临陛下的海界动了手,陛下可不要见怪。”

常沁虽说和凤染交好,但和仙界征战几万年,结下的怨仇也不少,自是不肯放过任何机会打压仙族。

东海龙王额头一抽,硬邦邦回:“哪里,常沁妖君救了海民,本王要谢你才是。”他说完起身朝凤染告罪,“陛下,小王御海不力,请陛下责罚。”

“今日梧桐岛大喜,此事日后再言,龙王且坐。”凤染随口将此事揭过,也未怪罪常沁,神情一如刚才,一挥袖袍,亲自为常沁引位,笑道:“常沁,再过半个时辰这丫头就出来了,她在壳里憋了几十年,性子顽劣,过几年你带她回妖灵山,替我好好管教!”

天帝此言一出,广场上除了几位凤族长老和常沁,登时热闹起来。

丫头?丫头?未涅槃的小凤君原来是个闺女啊!洞府里有未婚配子弟的老仙君们抓着白胡子对着天帝笑得格外慈和,男仙君们眼底忽闪忽闪的光芒掩都掩不住,纷纷议论起来。

华姝脸上笑意一凝,她担心的事终成了事实。凤皇一脉的继承者即将涅槃,怕是百年之后,再无人记得她华姝,除非……华姝朝对面的澜沣一望,见他神色未改,只低眉饮酒,轻轻舒了口气。

“待你养个几年,她定把你的性子传个十成十,到时候我的妖灵山可经不起她折腾,不如今天就让我带回去算了。”常沁眉一挑,“再说陛下,你可别忘了,当年咱们在妖灵山饮酒划拳,你输我一局,答应任我在凤族里为侄儿挑个媳妇儿……”

常沁笑得没正经,从怀里掏出颗银色小珠把玩,“看,我今日可是连定亲礼都带来了。”

她这话一出,没等一群老仙君们置喙,凤族几位长老已经开始吹胡子瞪眼满脸不乐意地怒视她起来。一向稳如泰山的大长老凤云咳嗽一声,破天荒朝凤染语重心长嘱咐:“陛下,此言有失妥当。”

小火凤是凤族几十万年开天辟地里独独生出的一脉,和凤染这个凤皇一样稀罕。当年凤染一出世就被天后芜浣逐出凤族,辗转流落三界,受尽颠沛之苦,也养成了她乖戾不与人亲近的性子,此乃几位长老平生之恨。好不容易得了个小火凤,他们自是要从小将她养于梧桐岛,和凤族好生培养感情。

凤染也冤枉,她当初在妖灵山喝醉酒说大话时凤隐还未出现,哪里想到隔了百年常沁还会记得这事儿。

凤染不紧不慢瞥了常沁掌中跳动的银珠一眼,嗤道:“常沁,我家的凤隐拿整个妖狐一族为聘我都嫌轻了,你居然敢拿个九头蛇的内丹来下聘,也不怕我掀了你的妖灵山。”

常沁见玩笑被戳破,也不恼,让侍从把银珠送到凤云面前,道:“长老勿恼,我和陛下开个玩笑。”她言完朝凤染挑衅一笑,朝四周神态又安然下来的老仙君们看了一眼,“就你眼珠子利,你说的对,这不是聘礼,银珠有镇魂之效,是我送给凤隐的涅槃之礼。不过……咱们当初可是有约的,待凤隐成年时,我自会拿着聘礼上梧桐岛提亲,在这之前凤隐可不能许给别人。你是堂堂仙族天帝,不是当年撒泼耍赖的清池宫凤君,倒时候可别不认账。”

常沁比凤染犹长万来岁,可从来没吃过亏。

凤染被将了一军,哼哼两声,既没否认也没答应。以凤隐古灵精怪的性子,若是看不上眼,还用得着她这个做师君的来拒绝,早自个掀了常沁的狐狸窝了。

天帝陛下和常沁妖君插诨打科叙友谊,一众仙君既羡慕又无奈,只得巴巴打量凤皇殿四周的景色打发无聊时间。

这个柱子不错吖,清香沉郁,不是凡品啊!石阶下种的金线花,延年益寿,不是凡品啊!殿外廊下挂着的是啥珠子哟……哟呵,比几位老龙王的镇殿宝还要足实的夜明珠,不是凡品啊……梧桐岛难入,凤皇大殿更是千来年也难踏足一次,仙君们垂涎欲滴地盯着凤凰一族苦心经营了数万年的古岛,只觉样样扎眼,恨不得使个仙法全搬回自个的洞府去。

“不是凡品啊!”也不知道哪个仙君竟突然将心声给喊了出来,众君收了眼底的艳羡,欲谴责谴责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仙君,却见那仙君一只手指向半空,眼瞪得囫囵圆。

众仙抬首一望,反应一般无二。

晚霞蔽天的半空中,成片的火烧云悄然退散,古老的梵音自四海涌来。突然,银光划破天际,一座石门毫无预兆出现在空中。

上古梵文雕印,混沌神力缠绕,凤皇殿上空骤然而降的居然是上古界门!

众仙哗然,除了主位上仍不动如山的天帝凤染,无论仙妖,齐皆起身叩首行礼。待梵音减弱,众仙才神情肃穆地重回席位。

此时,上门界门破开一道缝隙,浩瀚的银光笼罩梧桐古林。观此情景的仙君们心底通透亮,不免骇然——上古界门显然是为了今日涅槃的小凤君而来。

古有鲜闻,上古界门降世,必伴上神入界而升。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八千里路

玖月晞
跨越八年,跋涉八千里,一个男孩对女孩最深沉的暗恋。孟昀有些生气,她觉得陈樾喜欢她不如她喜欢他多。她不知道,陈樾暗恋了她八年。(同学重逢记,大小姐VS穷小子)他和她相隔大半个中国,从上海到云南,来回八千里路。三天不吵架皮痒型坏脾气炸毛怪VS腼腆寡言嘴拙型实干家行动派;男主、女主双视角;八千里路昀和樾
最新小说: 离婚 猫城记 烧纸 难道我是神 鹿川有许多粪 病娇春 小乖崽[重生] 牛天赐传 影后是我心尖宠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