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神隐 > 第六章

第六章(1 / 1)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俗话说得好,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英雄如是,美人更是如此。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仙人也不例外,女仙君如过江之鲫,总得有个拔头筹的不是。当年三界最矜贵美丽的天帝暮光之女景昭早已隐迹,数百年后,这名声便落在北海百鸟岛孔雀一族的公主华姝身上。

华姝不过一千多岁,是孔雀王华默的幼女,她的降世颇有些传奇色彩。她出生那夜五彩祥云笼罩北海,千年难寻的鲛人上岸鸣乐,甚有海兽在北海尽头对月群欢。一夜后,华姝降世,祥云散,鲛人归,海兽尽。这一奇景被许多仙人亲眼目睹,惊叹之际众人亦言这位小公主邀天之幸,日后怕是个命贵的。

飞鸟一族以孔雀为王,但尊凤凰为皇,位份高低一观便知。凤族低调,几万年来只为两件事儿兴师动众过,一为凤染涅槃,二为小火凤降世。但单这两件事,手笔就大得三界瞩目八荒同庆。

孔雀一族的声势自凤皇重生后黯淡了不少,华默自知难比凤皇坐拥天帝之位的尊贵,难得有个祥云托生引人称奇的闺女,自然当成珍宝一般疼宠。华姝在孔雀一族的地位,比她两个哥哥更尊贵几分。

这个女儿倒也替孔雀王争气,她出生时体内的仙力就远胜一般仙族,八百岁便晋位下君。九百岁参加天宫蟠桃会,容貌之美引得一众仙君侧目,更有人言她日后风华定不输天帝之女景昭。

景昭隐迹后的一百多年,华姝貌美的盛名早已独得一份。随着她年龄渐长,到了许婚的年纪,上百鸟岛求婚的仙君更是数不胜数。孔雀王老怀大慰,一心想替幼女寻个好郎君,奈何所挑之人华姝皆不允。这么叨叨扰扰百来年,孔雀王累得慌,只得随了华姝的意,让她自己去挑个顺心的。是龙是蛇,只要是她首肯,都罢了。

孔雀王千挑百选的夫婿都难入华姝的眼,也不知她究竟要选个何等风姿的仙君。感慨之余,仙界后起之秀怕跌了份,俱不敢轻易再上百鸟岛求亲,只敢将她放在心里仰慕。

华姝平日里醉心修炼,极少现于人前,名声虽大,见过她容貌的却不多。这次她随父贺喜,不少仙君便是为了在梧桐岛适当地偶遇这位传说容貌冠绝三界的孔雀公主,才早早侯在了岛上。

岂料华姝一入岛便请求凤族长老将她休憩之地定在了流云阁。流云阁深入岛内,僻静难入,且离孕养小火凤的梧桐祖树不远,未免破坏小火凤涅槃,入岛的宾客极少靠近此处,遂还没有一个仙君能在宴席前见到华姝,这般难近佳人的状况惹得不少男仙君失落不已。

民间戏本里一场故事都喜欢讲究个高低起伏,不会如此平淡地拉下帷幕谢场,总会有一个拉仇恨的炮灰出现供众人打发时间宣泄牢骚。

这个关键时候,古小胖横空出世了。他躺在东华老上君的雪辕仙车上浩浩荡荡于众目睽睽之下入了岛,住进了九华阁。

除了古小胖,谁都知道流云阁周围百米之内,只有一个九华阁。且两阁藏于茂盛的梧桐树之间,外间轻易难瞧见,自成一景。

满岛宾客只有一个古晋是凤染安排,她一早吩咐了此事,凤族长老虽奇怪凤皇会亲自过问一个大泽山弟子的下榻之处,但仍依凤染之意将九华阁空置,只是没人料到华姝会将休憩之处正好择在了一旁的流云阁。

凤染自是不知随便一踢就把古晋踢到了一处人人艳羡又人人眼红的好去处。傻人有傻福,说得便是古小胖这个一道雷劈下来就能活出一条命的坚强娃娃。

是以古晋在九华阁睡得昏天黑地的时候,浑然不知整个梧桐岛的宾客一日之内生出了三个同等重要的心思:看古往今来火凤一脉第二只小火凤的涅槃降生,瞅孔雀一族伴祥云而生美艳不可方物的华姝公主,再……打量打量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东华老上君幼徒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古晋入梧桐岛已有半日,既未主动去梧桐殿向众凤族长老见礼,也不见和大泽山相熟的山门走动,闹不清古晋在琢磨些啥的众仙都叹这小徒弟着实不太知道体统。

跟来的十几个白胡子师侄里,以闲善仙君首徒青云为首,他年岁不小,人脉自然也不窄,梧桐岛内的传言不早不迟地传进了他耳里。犹疑片刻,为了大泽山几万年的名声,他长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推开了古晋沉睡的房间。

看他进去,其他白胡子仙君们脸上满是敬意,谁不知道这个小师叔的起床气不是一般的足。所以一炷香后当他们看见道袍被撕成布条的青云从窗户里跳出来的场景时,也只是淡定地眨眨眼就各自散去了。

直到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之时,古晋才醒过来。见已到梧桐岛,他一派大喜,吃了师侄们备好的零嘴,一个人大摇大摆窜出去寻乐子。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快得青云来不及委婉地告诉他岛上众仙的议论。

“哎,古晋师叔不会受什么打击吧。”

被古晋仍在九华阁的师侄们守在门口眼巴巴望着古晋远去的胖影开始讨论。

“早知道这几年该给师叔多备些素菜,当年师叔瘦的时候,模样还是很俊的。如今这些年轻的仙君啊,看人不看品性,只在意皮相,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不成,我还是去跟着古晋师叔,他修炼时间尚短,免得受了旁人欺辱。”

大泽山的仙人们继承了东华老上君实诚的秉性,时常百来年都难得出山一回,皆是些喜欢蹲在山窝窝里头的老古板。他们瞧古晋那是瞧哪哪都好,看哪哪都俊,自是不喜旁的仙人对可爱又纯良的小师叔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青海一边念叨着就要跟上前,却被青云拉住。

“不用担心。”青云摸着胡子,笑呵呵眯眼:“咱们这位师叔的秉性你还不知道?决计是吃不了亏的。”

青海想起自家山底每年一到时日就不知不觉消失得干净的醉玉露,心有戚戚地点点头,挪回了脚。

九华阁和流云阁位于梧桐内岛深处,其他宾客居于外岛,中间正好被一处天然形成的湖泊隔开。湖上生石桥,石桥正中有一石亭。也不知是不是约好了,这两日石亭内每到傍晚都会有不少仙人聚于此赏月品酿,还都是些年轻的仙君们。

英俊气盛的男仙君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在流云阁出内岛的必经之处上等一次偶遇华姝的机会。至于女仙君们,心底不肯服输,暗存比较之心,自然也就同来了此处。小小石亭,方寸之地,仙界贵府的掌珠尽在此列。

石亭内,男仙君们居于一侧闲聊,女仙君们则在另一边谈笑,但话题说来说去,总是离不开盛名百年不衰的华姝。

“缙云,听说伯父前些日子和雷鸣上君交换了庚帖,你这丫头,婚事都定了,也不见你跟咱们说说。”木华上君的长女木蓉早些年嫁给了东海二太子,她所问之人乃她夫家堂妹南海三公主缙云。

“缙云,你父王真疼你,替你挑的夫婿可真不错。”此言一出,引得石亭内的女仙君们一阵惊呼。

仙界内的上君不过几十位,雷鸣上君司职雷雨,在天宫地位颇高,甚得天帝器重。传闻雷鸣之子雷寒一表人才,性格温厚,亦是佳婿人选。雷家长子配南海三公主,这桩婚事算得上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二表嫂,父王的意思是等定下来再说,不是我瞒着。”缙云三公主性子温婉娇羞,乍听此话,脸顿时烧了起来,但瞅见女仙君们面上的艳羡,也掩不住眼底的笑意,眉角弯了起来。

众仙有了别的话题,自然就打趣起缙云三公主来。木蓉见众仙转移了焦点,嘴角一勾笑了笑。缙云瞥见她脸上的神情,心底一叹。当年入百鸟岛向华姝提亲的仙君里,就有二堂兄敖天,这些年她这个嫂嫂虽看着豁达,却最不喜别人在她面前提起这位孔雀一族的公主。

石亭内笑声阵阵,一派乐然。石亭上方的云朵内,一只精巧可爱的火红小凤凰正在眯着眼瞧热闹。

听了半晌,它打着哈欠,嘴一张,无聊地嘟囔一句:“真是出息啊,嫁个夫婿有什么好比的……”

“凤隐,那你说说她们该比什么啊?”

云朵旁突然出现一个人影。来人一身大红古袍,火红的长发未配帝冠,散于肩上。她打了个响指,半空中化出一把梧桐雕成的木椅,她懒懒朝上面一坐,翘起一条腿。

“说吧,若是说得我满意,你今天私自跑出来的惩罚我就免了,不满意的话……”

她朝小火凤挑了挑眉,含笑道:“我一定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月亮为什么这么圆……”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八千里路

玖月晞
跨越八年,跋涉八千里,一个男孩对女孩最深沉的暗恋。孟昀有些生气,她觉得陈樾喜欢她不如她喜欢他多。她不知道,陈樾暗恋了她八年。(同学重逢记,大小姐VS穷小子)他和她相隔大半个中国,从上海到云南,来回八千里路。三天不吵架皮痒型坏脾气炸毛怪VS腼腆寡言嘴拙型实干家行动派;男主、女主双视角;八千里路昀和樾
最新小说: 离婚 猫城记 烧纸 难道我是神 鹿川有许多粪 病娇春 小乖崽[重生] 牛天赐传 影后是我心尖宠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