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神隐 > 第五章

第五章(1 / 1)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黑暗被打破,光亮骤现,生机勃勃的谷底一点点印在眼中。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百花盛放,溪水潺流。万物色彩斑斓,入耳跃然清冽。此景为降世的第一眼,再完美不过。

金黄的梧桐叶温暖香甜,梧桐树杈上的小兽舒服地翻了个身,半睁着眼打量新奇的世界。它懒懒打着哈欠,显然对苏醒之地很是满意。

一朵白云从天际飘忽落下,上面一团黑影直直跳在不远处的小溪内,湖水四溅。片刻后,里面蹦出个光溜溜的少年。

小兽猛地用爪子捂住眼,却不甚自觉地撒开了一条缝,许是瞧见了什么了不得的场面,小兽偷偷地咧开了嘴。见少年套上道袍抱着木桶走过来,小兽一蹬腿,翻开肚皮,舒展开爪子开始装睡。

它别的不会,但作为一只睡了百年的物种,装睡倒是浑然天成无师自通,颇有大家气象。

古晋把醉玉露藏进竹坊后飞到梧桐树上寻他的宝贝疙瘩,见水凝兽憨着脸睡得香甜。他也不惊动它,笑了笑把这个磨人的小东西小心翼翼抱了下来。

小兽睁眼,瞥见少年眼底温柔的笑意,一怔,悄悄收起了肉垫子下的利爪。

今日青衣虽说童言无忌,却勾起了古晋心底一段藏得紧实的过往,让他愁肠顿起。他一步三叹,连每日例行的散步亦给取消了,倒了一壶醉玉露抱着水凝兽坐在院子里发呆。

“青衣入山门才几年啊,他是没见过华姝,要不怎么也不会中意水林仙君家的大闺女。”古晋咪着醉玉露,小声念叨着,还不忘拍拍怀里的小兽,“小家伙,喜欢是一辈子的事,要是轻易放弃了,就不算真的喜欢,你说是不是?”

小兽的爪子似是无意识扑腾了一下,勾过古晋身上的道袍,在他怀里蹭了蹭。

“哎,你都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我问你有什么用。”古晋朝后一仰,直直望向天上的月亮,长叹一声:“我遇上华姝的那日,月亮也是这么大啊。”

他眼底少年的稚气渐退,浮过一抹不属于他的惆怅伤感,甚至染上了隐隐的自责后悔。

古晋显然还未成长到可以将一些年少时的错事憋在心里一辈子,青衣的话如利斧一般凿开了他心底的缺口。他头一次敛了脸上的嬉笑之色,抱着懵懵懂懂的水凝兽开始回忆五年前梧桐岛上改变了他一生的那一日。

真神白玦陨落后的一百多年里,三界八荒最稀罕的一件事儿当属梧桐岛凤族第二只火凤的降世。凤凰一族的皇者出自火凤一脉人尽皆知,但自上古之时起,每一脉火凤皆只传承一只,稀罕得狠。遂第二只火凤凰的降世成了凤族的头等大事,天帝凤染甚至为其办了一场三界尽知的宴会。

梧桐凤岛,新降火凤,同邀诸神,与吾共庆。

当年这封由天帝亲自写下的霸气贺贴,至今仍被众仙津津乐道。

更有传言,隐迹已久的上古真神也曾在这只小火凤降世之日踏足梧桐岛。还未降生便惹得三界侧目,怕是当年清池宫元启小神君的突现世间也及不上这只小凤凰的风光。

天帝数年前曾延请司职天命的灵涓上君为小火凤测命途吉凶,灵涓上君未多言,不过留了“一世糊涂”四个稀奇古怪的字就拍拍屁股走了。经此一事,凤族长老慌了神,每日将灵力注入蛋内护住小凤凰的灵魄,就连天帝也有半数时间留在梧桐岛照料于它。

百年后,这只三界瞩目的蛋终于顺顺当当挨到了破壳之日。天帝大喜,再邀众仙齐聚梧桐岛,庆祝凤族有史以来第二只火凤的涅槃降世。

那场宴席轰动至极,天帝谕令族中凤凰前往五湖四海迎接宾客。小火凤涅槃前一日,梧桐岛内三界宾客齐至,举岛同欢。

那时古晋被天启封了神力丢到大泽山修炼已有百年。山中日子枯燥乏味,初闻此事,他乐悠悠禀了东华老上君要去梧桐岛插一杠子贺喜。

东华临老快封神了才得这么个宝贝又尊贵的徒弟,稀罕得紧,遂遣了一溜徒孙跟在古晋身边。古晋在大泽山年龄小辈分高,十来个头发花白的仙君跟在他身后毕恭毕敬唤师叔,也着实是件壮观的事儿。

古晋在清池宫长大,以天启和凤染护犊的性子,他打小所用之物比天宫皇族的更稀罕难寻。入了大泽山,老上君宝贝他,一惯就是百年来。山门里众仙纯厚,古晋性子讨喜,又是老上君的掌中宝,不多久就混成了整座山门的宝贝。

俗话说的好,心宽生体胖。古晋的降世是个异数,他虽只有百来岁年纪,却历经了母不认、父已亡,婶为帝,叔妖孽的奇异生长过程。在大泽山舒舒服服养了百年后,他顺理成章地成了个胖仙君。

东华老上君活了六万多岁,自上古之时而生,德高望重,功劳无数。上任天帝暮光在东华三万岁寿辰时送了四匹西海极地的雪马和一驾碧绿仙石铸成的车辕。当年这辆雪辕仙车轰动一时,羡煞众仙,引为百年佳话。但东华上君性子淡泊,极少出门,这几匹雪马自来了大泽山,就被老上君置于后山放养,是以三界仙妖对这份矜贵的礼物向来只闻其名,却从未一睹仙车真容。

这次远行千里迢迢,纵神仙日行千里也需三日。白胡子师侄们人老成精,一怕累着娇贵的小师叔,二想讨师祖欢心,出门这日便把那几匹在后山养了几万年膘的雪马寻了出来,再将宝阁里积满灰尘的车辕擦得铮铮亮,然后拉着他们的小师叔乐颠颠上路了。

如此一路招摇,不出一日,三界仙妖皆知大泽山的东华老上君新收了个宝贝徒弟,为了他连雪辕仙车都用上了。只可惜,听说这小徒弟出身虽好,却是个仙力三流的二世祖,拿不上台面。

东华老上君人缘挺好,这话一出,就有仙君不乐意了,怎么着也不该怀疑老上君的眼光啊?活了六万年,快成神的东华上君怎么会收一个净会摆谱,只知道混日子的徒弟,还当成了眼珠子疼?这也太不合常理了!

可这事千真万确啊!一路飞来瞧见了大泽山幼徒出行场面的仙君们个个拍着胸脯保证此话非虚。有什么证据?

瞧瞧,那十几个跟在他屁股后头打转的白胡子师侄就是明证啊!实力强横,哪里还会需要小辈保护?人品纯良,怎么会指使老人家卖苦力?

三界以实力为尊,惯来瞧不上初生牛犊的耍威风做派。是以古晋还未入岛,得了消息的仙妖都开始暗地里感慨东华老上君一辈子淡薄质朴的名声怕是都要毁在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弟子手里了。

暗地里说的闲话,自然不会传到心宽体胖的古小胖耳里。他一路酣睡,躺在雪辕仙车里招招摇摇、被人指指点点地入了梧桐岛。

天地良心,这倒真不是古小胖的错。他是从上古界滚下来的,上古界里头,最低等的行辕也是成了神的神兽。他若是知道一辆雪辕仙车就毁了他半辈子名声,连累了华姝对他的看法,怕是爬也会自个儿爬去梧桐岛。

三界内知道古晋下界的有三人,天启,凤染兼东华。在他们看来,古晋别说是驾着雪辕仙车出行,就是踩着青龙玄龟也属正常,便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过凤染倒是赞成天启放养孩子、挫折教育的想法,想杀杀这小子威风,遂将他休憩之处定在了九华阁。

九华阁位于梧桐后岛,僻静荒远,平时鲜有人来。听闻奉师命前来贺喜的古晋被天帝扔在了九华阁,众仙瞧不来古小胖狐假虎威,大快人心之余也暗暗咂舌这位性子刚烈的凤皇对东华上君的幼徒是不是也嫌弃得忒明显了。一时间,为着小火凤而来的仙君们倒有一半目光不留神地聚在了九华阁。

到底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溜溜,让他们瞧个真章才是。

世上之事说来也玄妙,看不清因缘,道不明纠葛。

很多年后,也有人说,若当年天帝没有将大泽山的古晋仙君一脚踹到九华阁,怕是之后数千年的三界绝不会生出那么多波澜壮阔的光景来。

但有些事命中注定躲不开逃不掉,圆满与否,顺遂与否,都不过一世而已。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八千里路

玖月晞
跨越八年,跋涉八千里,一个男孩对女孩最深沉的暗恋。孟昀有些生气,她觉得陈樾喜欢她不如她喜欢他多。她不知道,陈樾暗恋了她八年。(同学重逢记,大小姐VS穷小子)他和她相隔大半个中国,从上海到云南,来回八千里路。三天不吵架皮痒型坏脾气炸毛怪VS腼腆寡言嘴拙型实干家行动派;男主、女主双视角;八千里路昀和樾
最新小说: 离婚 猫城记 烧纸 难道我是神 鹿川有许多粪 病娇春 小乖崽[重生] 牛天赐传 影后是我心尖宠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