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神隐 > 第二章

第二章(1 / 6)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哎哎,丫头,看傻啦?”修言瞅瞅忘川中自个儿的脸,顿时不爽,他在鬼界可是毫无争议的第一美男,阿音看他就从来没看到连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过,遂小心眼补了一句:“比我差远了,有什么好瞧的。”

阿音收回眼,懒得朝理修言睁眼说瞎话,搓着手两眼放光问:“这仙君是谁呀?”阿音整个身子扑得几乎与水镜平行,悬空在忘川上,也亏得她如今只是一只轻飘飘的鬼,否则还整不出如此叹为观止的动作。

修言坏心眼砸吧着嘴道:“他啊,你就甭想了,这是大泽山的普湮上君,下一任天帝的继位者之一。”

“噢。”居然是下一任天帝的候选人,地位之别犹如天上的月亮对比地府的□□。阿音咂舌之余只得满心遗憾收回眼,但仍忍不住撬八卦:“他这样的身份怎么来地府了?”

修言懒懒朝半空一靠,竟罕见地叹了口气,“这事我倒知道些。六百年前有个女仙君爱上了妖皇,助他毁仙界灵山,屠戮仙人,闹得三界大乱。后来两族在罗刹地大战,妖皇重伤败走,那个女仙君死了,两族才算消停下来。哎,当初白玦真神为了护住三界以身殉世花了多大心血,那个女仙君居然能毁了两族和睦,也算是本事了!”

“这和他来地府有什么关系?”阿音化成鬼魂时,这场惊天大战早已过去百年,这些年她轮回历世,也曾隐约听说过。

修言挠了挠下巴,继续掰历史,“听说那个爱上妖皇的女仙君是普湮上君的心上人。纵使是仙人死了,也是要轮回转生的,他来地府是为了寻那女仙君的魂魄。”

阿音颇为惊奇,“那个女仙君都背叛他了,他还肯来寻她的魂魄,当真长情呀。”她望了一眼水镜中的普湮,倒真觉得他可怜,声音有些轻:“都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有找到?”

修言摇头,“那女仙君死在元神剑下,连半神受了此剑也是元神俱散的下场,哪里还会有魂魄留于世间。他不过是不相信,加上两人之间有些旧情,年年来此寻个心安罢了。”

这话说得分外蹊跷,阿音一怔,回转头,“心安?什么意思?”

“我忘了告诉你……”修言笑笑,眼底颇为莫测,“元神剑是普湮的兵器,三界之内,只有他能用。”

顾名思义,世上能用元神剑杀了那女仙君的,亦只有桃树下的白衣青年。

到底有多恨,才能亲手让挚爱之人魂飞魄散,将她灭于世间?抑或是为了三界大道,甘愿舍弃背叛仙族的爱人?

一听如此凄凉的故事竟是这般凉薄的结局,阿音心底发堵,颇不是滋味,一时胸口阴冷地隐痛起来。五百多年前她为了聚魂成形,强行服用至阴致寒的转魂丹,丹毒侵入魂体,以致每一世都带上了心悸这个老毛病。

惜福吧,她这样在地府底层求生的散魂也能轮回转世,本来就是天大的福分,至少比那个丧生在元神剑下魂飞魄散的女仙君要好得多。

有人记着有什么用,每年来地府寻又有什么用?死都死了,不过是应个景做给世人看罢了。

阿音自嘲一笑,心底却可惜那段数百年前的往事,仍是忍不住朝水镜中望了一眼。这一看,眼微微凝住。

桃树下立着的仙君正好转头朝水镜外的方向望来。

白衣玉冠,锦绣容颜,都不及他眼中淡漠得寂灭的瞳色让人震撼。

极深又好像极浅,盛满世间又仿似毫不留念,矛盾得让人难以直视。

明明知道他只是随意一望,阿音却像被抓了个现行,心虚地转过了头。

阿音想:真的喜欢吗?如果真的喜欢,怎么会亲手让她魂飞魄散化为劫灰?

满是疑问的声音在奈何桥上响起。修言诧异地看向她,“阿音?”

阿音后知后觉,这才发现她竟然把心底话给问了出来。她颇为意外,说起来她也算一只通晓世情看遍炎凉的老鬼了,想不到还会有悲伤春秋的时候。许是她羡慕那女仙君死则死矣,但到底还有两个人囫囵完整地念着她吧。

心底有些疲懒,阿音从桥梁上跳下,抬手朝修言伸去,“快点把孟婆汤给我,我还赶着上路,你可别耽误我富贵荣华的好日子!”

修言早就被她折腾得没了脾气,手一挥,桌上的碧碗里出现半碗香气四溢的汤水,他没好气道:“走吧走吧,走了清净。”

阿音笑眯眯端起碗将汤一饮而尽。修言摇摇头,这个阿音啊,人人转世投胎都感念今生舍不得故人,她倒好,半点不含糊。

阿音喝完了就准备朝忘川里跳,突然想起一事,止住脚步,踟蹰半晌才朝修言看去。

“修言,你在奈何桥几千年,有没有见过比我更衰的命道?”

修言正儿八经摇头,“没有,半个都没有。”

“那我这命道到底是何故?可有解?”阿音巴巴望着他。

修言伸出两个手指头,一晃一晃的,“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你得罪了了不得的大人物,或者做了天怒人怨的坏事,老天爷在惩罚你……”

阿音懒得理他,她这几百年见着的最了不得的人物就是修言,哪里能得罪什么人?她哼了哼:“第二个呢?”

修言朝她眨眨眼,拖长了腔调:“第二个嘛……你自己就是那个了不得的大人物。人间不是有句老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

他还没嘟囔完,噗通一声响,阿音已经跳进了奈何桥下的往生洞,不见了踪影。

阿音消失后,修言脸上嬉皮的笑意一敛,又恢复了往常淡淡的模样,望向黄泉路尽头微微出神。

他本想趁着今日清净好好定神休息一下,却还是未能遂愿。一阵清风拂过,奈何桥上浓郁的仙力涌动。

修言回转头,瞅见刚才还立在桃树下夺人眼球的仙君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桥上,那人惯来冷漠的眼底竟有微微波动。

即便知道来人身份尊贵,修言仍是那副懒懒神色,不不咸不淡朝青年拱拱手,“普湮上君,别来无恙?”

普湮未理会修言的问候,只抬眼打量忘川四周,半晌后才朝修言望来,神情漠然,“修言鬼君,刚才窥探之人可是你?”

修言连一丝迟疑都没有,笑眯眯回:“上君,今日上元之夜,我守在奈何桥上一个人孤寂得很,耐不住寂寞,便四处瞅了瞅,扰了上君,实在罪过。”

普湮仍是盯着他,目光灼灼,“鬼君一直是独自一人?”

修言颔首,朝冷清的桥头摊了摊手心,“当然,上君一观便知。”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八千里路

玖月晞
跨越八年,跋涉八千里,一个男孩对女孩最深沉的暗恋。孟昀有些生气,她觉得陈樾喜欢她不如她喜欢他多。她不知道,陈樾暗恋了她八年。(同学重逢记,大小姐VS穷小子)他和她相隔大半个中国,从上海到云南,来回八千里路。三天不吵架皮痒型坏脾气炸毛怪VS腼腆寡言嘴拙型实干家行动派;男主、女主双视角;八千里路昀和樾
最新小说: 离婚 猫城记 烧纸 难道我是神 鹿川有许多粪 病娇春 小乖崽[重生] 牛天赐传 影后是我心尖宠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