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神隐 > 第一章

第一章(1 / 2)

脚下一条路,青石铺地,横壑生死,谓黄泉。

抬眼一条河,墨绿河水,照映今生,是忘川。

河上一座桥,以命为阶,前尘尽忘,名奈何。

尽头一块石,往生回首,尘缘皆断,即三生。

黄泉路,忘川河,奈何桥,三生石。

天命倒转,轮回漫漫,止步,止步。

瞧瞧,这几句多大气、通透,厚重!可惜,配上了江南吴侬软语的小调,取了个《何必》的名。

波光粼粼的忘川上一年无歇地飘着这几句话。阿音初见时,着实震撼了几日。只是待她瞧见忘川里浮着的吊死鬼吐着长舌哼着这江南软调,雷劈似的直戳心窝后,再也不对鬼界引以为豪的界歌抱一丁点幻想了。

阿音死后,她打从心底里觉得最可惜的事儿便是这一桩。

这词听说是鬼界之主敖歌为了留住前仆后继在奈何桥上往生的三界众生冥思苦想百年而做。大成之日,敖歌大赦鬼界,邀请三界仙妖同贺。词儿一经面世,在三界很是流传了些时候,人人都道鬼王豪气悲悯,不少女仙妖君满心赞叹,忙不迭奔赴地府,想瞅瞅这个三界中最神秘悲悯的界主。只可惜,宴会行了几日,满殿的吊死鬼便在宴堂小厅里穿着花红柳绿的戏服倚着江南小调唱了几日。宴会散尽时,参宴的仙妖君不论道行深浅,都被鬼差横着抬出了鬼界。

自从上古真神白玦以身祭奠混沌之劫、上古界重新关闭后,风平浪静了几百年的九州八荒里,要数这件事儿最荒唐。

当然,鬼王敖歌绝顶的殊颜也传得天上地下无人不知,成日在地府里飞来飞去水灵灵的漂亮仙妖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自从阿音不知从哪个碎嘴的小鬼口中得众仙妖们惨绝人寰的遭遇后,被膈应透了的心终于舒坦起来。

这话眼见着绕得有点远了,咱们还是回到忘川上的奈何桥吧。

其实没人间传说得那么玄乎可怖,黄泉路尽头的奈何桥不过是一座普通的石板桥,唯一值得稀罕的是这桥连着生死轮回。

桥上正中间摆着一方碧绿的石桌,上面搁着一口碧绿的碗,瞧着生机还不错。桥梁上懒洋洋坐着一鬼君,一身碧绿的袍子。回转头,哟嗬,这皮相可不是盖的,凡过奈何桥的魂魄,每日因这人容貌掉进忘川的不计其数。

这鬼君头上似模似样地戴着锦冠,袖口镶着纯金丝线,腰带上挂着南田暖玉。只一身袍子,就需云溪山仙蚕吐丝百年才可织成,黑靴上的皮更是彪悍地取自妖界吞云凶兽之身。一句话,这人,不对,这鬼俏而贵。

“哟,阿音,你回来啦,快来陪我说会儿话!”

许是这几日上天有好生之德,死的人不多,奈何桥上空落落的,这鬼君百无聊赖,一回头望见桥那边走来的熟脸,嘴一扬,整张脸顿时灿若菊花。

阿音慢腾腾瞥他一眼,慢腾腾走上石阶,慢腾腾停在晃悠着两条腿的鬼君旁,慢腾腾伸出手,眼只抬了一星半点,“给我吧,记得暖热乎点。”

在奈何桥上能喝什么,三岁小儿都知道。哪知鬼君一摇头,千百个不乐意,巴巴看着她眨眼邀功,“阿音啊,不慌不慌,咱俩唠嗑唠嗑,这回我可是把你托生在顶富贵的皇家,你这辈子总归是过得舒畅,权势也有,俏儿郎也有吧!”

见阿音没反应,他摸着下巴,掐指算了算,“不对啊,上回送走你才十七八载,你是一国公主,怎么死得这样早?难道连皇家的真龙之气也抵不了你的衰运?还是那驸马有胆子薄情?你又为情哀痛而死?”

他说着就要拨动忘川上的粼粼波光去看阿音这一世的境遇。阿音阴测测抬头,剐了他一眼,“修言鬼君,不用看了,这一世的驸马是个好人,只是一和我成亲就染了重病,一年不到就去了。我是公主不假,但受不住克夫的名头,染了风寒,也病死了。”

她说得四平八稳,像是在说别人的生平一般。

这名唤修言的鬼君也不意外,轻轻缓缓笑:“那你就别投胎了呗,阿音,你这是命中注定的鬼命啊,我看你呆在地府里和我守黄泉路好啦!”

阿音嗤一声,见修言一个人孤零零的,想了想一跃坐到桥梁上,忍不住埋汰:“我上一世转生的时候你怎么说的,这回必会活得长长久久安安乐乐,你看还不是个糟心命!”

修言颇为无辜,“这可怨不得我,在人间你的命途已经是顶富贵了!”

阿音哼了哼,叹口气,托着下巴很是惆怅。

是啊,怨不得修言,这都托生到皇家了!难道真如修言所说是她命中带煞,注定扫把星命?

阿音是一只鬼,还是一只年岁颇长的鬼。虽然相貌普通,却好运气地抱上了地府里有着“鬼见愁”名号的修言鬼君的大腿。

古话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仙妖人魔都躲不过轮回转世,守着黄泉路的鬼君在三界的地位自古微妙。修言是从何时起守在奈何桥已无从可考,只听闻修言鬼君除了生得一副天怒人怨的好模样,道行亦深不可测。如此神秘又强大的俏鬼君,甘愿成百上千年守在奈何桥头,也是一桩稀罕事。

他和阿音的缘分,说来有些水滴石穿铁杵成针的机缘。

排行阅读

风起陇西

马伯庸
三国时代的间谍战争,见证情报大师诸葛亮的暗面锋芒。一场不知敌人是谁,黑暗中的猎杀与反猎杀。三国最成功的间谍与反间豪杰们的惨烈传奇。从汉中到整个雍凉大地,魏蜀两国之间的灼热战火绵延于秦岭两侧。金戈铁马,风起云涌,这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然而战争不仅有刀光剑影,亦不只是血肉搏杀。围绕着蜀汉新型弩机的诞生,一场无声的战争爆发于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开学第一天,宿舍建群互加微信,顾妄发现室友隋逸的头像用的是自己的背影照片,抬起头看着他轻笑:“隋逸,你真暗恋我?”隋逸和顾妄曾在同一所高中,三年未说过一句话,却在传闻中爱的难舍难分,就是不知道俩校草谁先动了心。没想到上大学后分到同一宿舍。高中论坛上到现在最热的投票活动还是:[顾妄和隋逸,到底谁先动了心?]众人:隋逸这么帅,明明可以用自拍,肯定他先啊。头像事件让隋逸以绝对优势碾压顾妄的票数。隋逸:淦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八千里路

玖月晞
跨越八年,跋涉八千里,一个男孩对女孩最深沉的暗恋。孟昀有些生气,她觉得陈樾喜欢她不如她喜欢他多。她不知道,陈樾暗恋了她八年。(同学重逢记,大小姐VS穷小子)他和她相隔大半个中国,从上海到云南,来回八千里路。三天不吵架皮痒型坏脾气炸毛怪VS腼腆寡言嘴拙型实干家行动派;男主、女主双视角;八千里路昀和樾
最新小说: 离婚 猫城记 烧纸 难道我是神 鹿川有许多粪 病娇春 小乖崽[重生] 牛天赐传 影后是我心尖宠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